第660章 胎气

一秒记住【爱♂书÷屋 www.aishu5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????众人陷入了沉思,程娇娥却突然毫无预兆的捂住了的肚子,商裕见她脸色难看至极,神色之间更是隐隐含着痛苦。

????“娇娥,你这是怎么了?”商裕立刻扶住程娇娥,程娇娥开口道,“肚子疼,皇上……我……”

????“别说了,朕带你回宫。”商裕转身便走,身后的常德十分识趣,“老奴这就去找太医。”

????商裕一路抱着程娇娥,程娇娥始终闭着眼,脸色无比难看,渗着些惨白,商裕脚步飞快,同时口中道,“娇娥,你不要吓朕。”

????“皇上,我一定要为青韵讨回公道。”她语气坚定,却别有一番悲凉滋味,纵然当真身处高位,如今的程娇娥已经拥有许多外边的人难以想到的尊荣,可是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,对于程娇娥的打击是十分巨大的。

????“朕也会为青韵讨回公道的。”商裕安抚着,程娇娥的精神便更加不好,商裕连忙道,“但是朕要你亲自去调查,所以现在不可以睡过去知晓么?”

????商裕手下已经是一片血红色,那是从程娇娥身体里面流出来的血,而程娇娥眼见着便要昏睡过去,商裕脚步飞快,那边常德更是机会飞一般的拽着太医赶来昭阳宫,几个人正好打了个照面。

????商裕见到太医立刻道,“快……快一点。”

????把程娇娥放置在床上,翠烟早就跑了过来,见程娇娥如此也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皇上咋在翠烟也不敢多说,只是眼中酸涩,隐约觉得大概真的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。

????太医立刻给程娇娥诊脉,脸色越来越难看,商裕站在一边不肯离开,见太医脸色便立刻道,“如何,可是肚子中的孩子……”

????他话说不下去,手掌握拳便继续道,“若是孩子保不住便不必保了,朕要让娇娥活着。”

????那太医擦了擦额间的喊,连忙给商裕跪下,“皇子仍好,只是日后娘娘要十分小心,千万不要再动胎气了,否则日后恐怕是难以再怀孕了。”

????太医的告诫小心翼翼,但见商裕一路风风火火,脸色更是难看至极,太医开口提出,“臣看皇上脸色亦是不好,不如让臣给皇上把脉?”

????商裕拒绝,那太医便只得道,“那臣便退下给娘娘煎药。”

????想到程娇娥之前的小心翼翼,料想程娇娥定然是无比重视这个孩子的,想来肯定是察觉了什么威胁,才会事先准备在最后生产这一段日子吃穿用度更是要小心谨慎。

????商裕开口道,“张太医,你便收拾收拾,带着你日常用的东西,暂时住在昭阳宫内,娇娥的药由你亲自负责,若是有任何问题,朕绝对不会饶过你的。”

????一句话威胁意味和警告意味十足,那张太医自然不敢怠慢,立刻跪下行礼转身去收拾东西去了,屋子里面只剩下商裕几人。

????常德见翠烟在一旁快要哭出来,知晓这婢子定然是担忧程娇娥,但此时商裕肯定有话要和程娇娥说,常德便立刻领着翠烟暂时离开了,顺便把今日的事情告知翠烟。

????昭阳殿寝宫内。

????商裕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程娇娥,宫人已经来收拾过了,程娇娥换了新的衣服,只是脸色看起来仍旧苍白。

????他执起程娇娥一只手,见程娇娥如此,商裕自然心痛,便又有些后悔今早没有坚持不让程娇娥前去了,但他也知晓程娇娥的性子,遇强则强,反倒是过强易折。

????“娇娥,你让朕如何是好呢?”商裕一声叹息,却也觉得眼前一阵发黑,今日商裕还不及休息,更不要说是用膳了,他小心的给程娇娥盖好被子,看着程娇娥眼角的泪水,“答应朕,不要再冒险了,朕可以承担失去任何人的风险,但是没有办法承担失去你。”

????不知程娇娥是否听见,但程娇娥却在睡梦中恍然睁开眼,商裕自然高兴,他凑过去,听见程娇娥开口询问道,“皇上,刚才臣妾做了一个梦。”

????商裕伸出手抚摸着程娇娥的长发,“什么梦?”

????“臣妾梦见青韵死了,我的孩子也没了。”一句话说的很平静,但其中隐藏的悲伤却是不言而喻的,程娇娥所面临的的确是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人崩溃的事情,情同姐妹的婢女,怀胎几月的孩子,每一件都足够惊心动魄。

????“你摸摸看。”商裕把程娇娥的手温柔的拽到她的小腹之上,感受着小腹的隆起,程娇娥似乎才稍微安定一些,商裕的声音很柔和,但是却没有办法完全缓解程娇娥的悲痛。

????“至于的青韵的事情,朕很抱歉,这件事你暂时不要管了,朕会让沈祁愿同郑询元一起纠察出凶手,朕一定会还青韵一个公道的。”

????程娇娥没有说话,手却慢慢的滑落下去,眼中含泪,程娇娥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,“臣妾还以为只是一场梦,皇上为何要点醒我?”

????“朕不希望你沉浸在悲痛之中,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,朕便同你一起承担。”商裕见她流泪也是难过,“哭过便好,总好过把一切全部沉积在心中。”

????“臣妾在卫城的时候,见绿竹和韩黎两人两情相悦,便想着等到我回宫,便让绿竹出宫嫁给韩黎,韩黎虽然脾气有些坏,少年意气了点,但和绿竹却是无比般配的,料得两人日后定然能够很幸福,可是臣妾没有想到,因为我的缘故,却害的两人惨死。”

????她语气说不出来的平静,反倒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详,安详的让人不禁心慌,窗外亦是阴沉,夏日彻底消弭,留下的是瑟瑟寒秋。

????“娇娥…”商裕话未说出口,程娇娥却继续说了下去,“就在昨天,臣妾还在同青韵开玩笑,想要给她寻个如意郎君,青韵和绿竹不一样,我经历了这么多,一辈子过去许多时间,都是青韵陪我走过来的,我一直都很喜欢她泡茶的手艺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模仿的那一点清香味道,像是随时都能抚平我的不安。”